三鱼今天抽到酒吞了吗?

世间事太过复杂,你以为无意间得到了真相,并为此自喜,其实错误的荆棘才刚刚在你心中播种。

——许嵩 海上灵光

取名废……(一)

  文笔渣……但是挺长……分三次吧……挺久之前的脑洞了……
   be……

    重复的故事就不必多说了,青行抿了一口茶。淡淡的看着坐下众人。今天,就讲点不一样的吧。
    人群中,一个面目清秀的白衣男子一言不发的望着天空,周围的一切人与事都与他无关,阵阵爆鸣声使他深深陷入了回忆之中。
    曾经,那个人经常带他来这个地方看烟花,如今,烟花依旧,物是人非。
   “鬼使白!看完烟花我们去吃晴明先生的饭团吧!”桃花妖凑到他身边,缭绕的香风硬生生的将他的思绪拉回。
    “恩。”
   绚烂的烟花蹿上天空,将自己最美的一瞬展现出来后随即化为树抹灰烬四散跌落。烟花最美的一瞬便是它的绽放,而烟花的绽放恰恰又是它的破碎。火树银花,人生嘈杂,好一番热闹。
  眼前喧闹的声音仿佛从时空的另一端传来。传到鬼使白的耳内渐渐化为另一个熟悉的声音。
   “弟弟……弟弟……”
   事情还要从三年前说起……
   “月上……柳梢头?人……约……黄昏后?唉哟唉哟!不愧是我的欧豆豆,这么有文采!”鬼使黑拿着桌子上的纸绕有趣为的看着。“鬼使黑!放下那张纸!该去工作了。”鬼使白无奈的叹口气,暗自腹诽都这么老大个人了为什么还总是这么浮躁。
   “弟弟,快到烟花节了”两人并肩漫步在红叶林中,鬼使黑忍不住打破沉默
   “晴明大人那边一定很热闹呢!”
   “恩。”烟花节,桃花妖应该也会去吧。看着兴奋的鬼使黑,鬼使白心中却想着另一个人另一件事。他和桃花妖在一起的事并没有告诉任何人,包括那个总是自称他哥哥的同事——鬼使黑。
  “弟弟小时候很喜欢看烟花呢!那时候咱俩偷偷从家里溜出去看烟花……”鬼使黑走在前面,絮絮叨叨的说着。转身发现自己弟弟似乎并不怎么热衷于听这些。
  “也是……估计这些你都忘记了……”一抹苦涩在鬼使黑眼眸中一闪而过。
  “是啊,都不记得了,鬼使黑就不要再说这些了。况且”鬼使白抬起头,一本正经的看着鬼使黑“我生前到底是不是你弟弟我一点印象都没有,或许……或许是你记错了。”
   “……”鬼使黑没说话,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被拒绝了。安倍晴明曾劝他放弃,不要再沉浸在回忆中,把鬼使白当同事对待。可是他怎么可能做得到?毕竟,鬼使黑心下有个秘密,除了亲人,他对鬼使白还有另一种情感——他爱鬼使白。
   “晴明大人,打搅了。”院子里一如既往的热闹:山兔,小松丸,鲤鱼精等一群可爱的小妖怪围着青行灯缠着她讲故事;酒吞茨木和妖刀姬烟烟罗等妖坐在枫树下喝酒。鬼使白悄悄打量着院子寻找着她倩影。如此谨慎的小动作并没有逃过鬼使黑的眼神。
  “弟弟,你在找什么呢?”
  “咳,没什么,鬼使黑,你不是说要找博雅大人有事吗?”鬼使白一边掩饰一边半推半哄的把鬼使黑推到安倍晴明那边。自己则趁乱偷偷溜到寮子的另一边,那里,樱花妖正和桃花妖,红叶一起讨论着舞蹈。看到鬼使白走来,桃花妖找了个借口离开姐妹们,两人走到偏僻无人注意的角落。
  烟花会要开始了。